土司

好不容易喜欢一次大势CP 獒龙大法好

【獒龙】我要保护的吸血鬼拒绝了我

我要保护的吸血鬼拒绝了我 1 

【现代吸血鬼AU】

张继科甩了甩价值不菲的GIVENCHY打火机,凑着摇曳的火苗,再次点燃了一根烟。他的侧脸在袅袅的烟雾中显得冷淡又慵懒,与整个酒吧色情迷乱的氛围格格不入。

舞池中男男女女都摇曳着年轻的肉体,轻佻又放浪。绚丽的灯光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好让他们陷入更深的疯狂。

【You say you are a rude boy】

【Come here right now】

【Show me what you got now】

《Rude boy》还没结束,一位性感美女便走下舞池。她海藻般卷曲的长发闪烁着迷人的光彩,配着过分白皙的皮肤,宛如西方神话中的美杜莎。

“这位先生。”她拿走张继科那支还未烧完的烟,轻抿一口,刻意在上面留下暧昧的红痕。“我观察你有些日子了。”女人又靠得近了些,几乎要把整个胸都贴上去,“你似乎每天都来?”

张继科懒洋洋地勾了勾唇,揽过女人的肩,让她斜靠在怀里。“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张继科的低音炮迷人又色情,充满着直接的暗示。

“哈哈哈。”美女扬了扬眉,“我就喜欢你这款的,够直接。”

张继科笑笑,卷起女人一缕头发,“我的荣幸。”
——————————————————————

凌晨两点半,张继科再次裹了裹身上棕色的皮夹克,夜晚的风很冷,在那么个小弄堂里呆着就更冷了。而且该死的是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那女人居然没有来。

“操,计划失败了么 ……”张继科烦躁地摸了摸裤袋里的打火机。

作为一名吸血鬼猎人,因为在出生的时候选择了光明,张继科这一辈子都必须与吸血鬼不死不休。

对,现代也有吸血鬼。

那些狡猾又烦人的东西大概永远都杀不光。它们掩藏在黑夜之中,随时会暴露出本性,袭击路上的行人。但就是这样凶狠的物种,却偏偏可笑地长着最艳丽、精致的欺骗性外表。

张继科很不耐烦。他在酒吧耗了整整有一个月,才终于等到那个女人按耐不住地出手。但是没想到她到现在仍然没有信任他,还保持着警惕。老实说,师傅肖战把这单任务交给他的时候,他还真有点儿不屑一顾。因为据蹲点的兄弟传来的消息,那只吸血鬼不过只有子爵的实力,是平时根本用不到他出手的等级。

张继科的血统非常纯净,与公爵都有一战的可能。当然,如果是亲王或者传说中的帝王,那就只能跑了,而且跑不跑得了都是个问题。

“呼。”张继科又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他决定如果那女的在他抽完烟之前再不来,就判定任务失败。然后回去通知联盟,让那些死胖子们再找个模样更俏的。反正多等些日子总能拿得下的。

哦,他还希望申请最后一次接这样的任务。

勾引这活爱谁谁干,那只吸血鬼贴上来的时候他都快恶心坏了,简直是强忍着沸腾的本能不去掐住她的脖子。

“嗒—”

“嗒——”

“嗒———”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响,路灯也开始跟着闪烁。

张继科了然地抬头。

果然,女人摇曳的身姿终于出现在了弄堂口,一张忽明忽暗的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欲望与贪婪,她掩着嘴轻飘飘地说,“唉呀,先生。我来晚了呢。”

张继科嗅了嗅,敏感地闻到了血的味道。这样看,她并不是放弃了他这只猎物,而是由于过久没有捕食,忍不住在来之前就向其他人出手了吧。

他没说话,将快要燃尽的烟丢在地上,皮鞋重重地碾了上去。

“啪!”

就在那一瞬间——路灯全灭!

“嗒嗒——”

“嗒嗒嗒嗒嗒——”

仿佛听不见女人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一样,张继科在黑暗中站得笔挺,然后不紧不慢地掏出了GIVENCHY的打火机。微弱的火光便足以让他看清楚那只停在距离他只有20cm的吸血鬼的脸:獠牙暴露,血迹斑斑,神情狂热。

“无聊。”张继科撇了撇嘴。

弄堂里的一切,都被静止了。

包括随风扬起的烟灰,吸血鬼不小心贱出的口水,和她獠牙上正在滴落的鲜血……此刻,他只需要轻轻地,轻轻地掐住那个女人的脖子,再用银制十字架戳穿……

“噗。”女人的头咕噜噜地掉了下来。突兀喷出的鲜血溅了张继科一身……

张继科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镇定地抹了把脸上的血。能免疫他的异能然后杀掉他的猎物的也只有公爵及以上的吸血鬼才能做到。亲王一般不出来走动,而帝王更加只是传说罢了,那么最有可能潜伏在暗处的就是公爵。

他的手心微微出汗。与公爵一战,必须带足了行头。可今天,他身上除了银制十字架就只有一把【千薇】。吸血鬼的肉体搏斗力很强,双方的异能对彼此都无效的时候,便是比拼格斗的时候。

“操。”张继科骂了一句,把皮夹克脱了,就这短短的10秒内,他的精神力高度集中,衣服也已有些被汗浸湿。

他能感觉到背后有什么在靠近,即使它的脚步悄无声息。

“啪”

灯光再次亮起。

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准确地用怀表挡住了张继科回身戳刺过去的银十字架。

“够了。”男子放下怀表。“我无意与你为敌。”年轻的公爵说道,他的声音又绵又软,但是表情又很冷静,一点都看不出他刚才随随便便就杀死了一位同类。张继科皱了皱眉,识时务者为俊杰,但他无法轻易相信眼前的吸血鬼会放他离开。

他的目光聚焦在眼前的吸血鬼身上。

这位公爵和其他所有吸血鬼一样,白得病态。
他的嘴唇却不红,反而泛一点白色。长得也是挺精致,就宛如一块白玉,干干净净的。看起来不显邪气,也不露正气。

公爵见张继科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十字架,有些尴尬,“呃,我是阿提卡家族的一员。我叫马龙。可能,可能你没听说过吧。”说着他还正了正衣服。

“阿提卡家族?”张继科一听倒稍稍放下心来。阿提卡家族是第三代吸血鬼的分支,他们被称为上帝的左手,为上帝服务。这种吸血鬼吸血的欲望很浅,很多时候能用理智克制。

而且——对银免疫。

张继科翻了个白眼,默默把银制的十字架收了起来,他现在可是拿眼前的这位正值实力巅峰的马龙公爵没什么办法。

阿提卡族的吸血鬼当然也有弱点,那就是成年后每月的月圆之夜,他们会无比虚弱。很多他们的成员在那时被其他家族的吸血鬼报复而死。为了存活,他们成年之前一般会与合眼缘的吸血鬼猎人合作。

张继科师傅的朋友就与一位阿提卡族的成员结成了同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毫无威胁,阿提卡家族的吸血鬼同样也有残杀人类的例子。那些特例相当于他们家族的叛徒,会遭受所有成员的追杀。

至于为什么不早点结盟,呵呵,那是双方都不愿意给自己找不痛快。再怎么样,他们是天敌,骨子里就有要杀掉对方的冲动。

踢了一脚地上的尸体,张继科问马龙,“这位是叛徒?”

“是的,没错儿。”公爵的脾气好得吓人,回答得乖巧又干脆。而且看起来挺腼腆,估计是第一次出来清理叛徒。

“刚刚真不好意思抢了你的目标,但是遇到叛徒,我必须得杀死她。”

张继科被他弄得也没了脾气,反正人家没恶意,身上的血也是,洗一洗就罢了。于是他就去把地上的皮夹克捡起来,等着人家开口提结盟的事。就现在这敌强我弱的情况,他绝对从了人家。

果然,那个未成年的吸血鬼支支吾吾地有话要说。张继科心里那个着急啊,这磨磨唧唧的啥时候才能回去洗澡,血块结在身上他都难受死了。

于是张继科不跟他废话了,拍着马龙的肩,信誓旦旦地说,“我懂你们家族的规矩,日后就我罩着你了。”

别说,马龙看着个子比他小,还挺结实的,张继科也没觉得有那个反感,还多拍了几下。

马龙有些震惊,但还是朝张继科笑了笑,“谢谢,不过我已经结盟了。”

“蛤?”

“他叫陈玘。我刚想说你好像是他师弟来着,还想跟你打个招呼。没想到你这么热情。”

“马了个继的。”来自被一只吸血鬼拒绝的吸血鬼猎人——张继科。

——————————————————————

嗯,里面的吸血鬼资料大部分是真的。

阿提卡家族可以使用很多异能,但是效果比同类型吸血鬼弱,而且他们不永生,只能活个3000~5000岁

他们也没有月圆虚弱症。

评论(35)

热度(128)